全讯网心水论坛

titledata-v


更新时间:2022-08-01  


  杨修贤终于回到了自己久违的狗窝,心中五味杂陈。以失业为代价换来的自由之身,他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

  他洗了个澡,洗得很慢,直到被蒸汽熏的胸闷才关了水龙头出来,胃因为着凉和饥饿而隐隐作痛。家里没有吃的了,于是他披了外套匆匆出门觅食。

  楼下港式小茶摊有卖鸡蛋仔,他买了一份抓在手里,香气四溢,咬了一口,浑身上下都暖和起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这样安慰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找到凶手,而且打理好自己,为了以后的复职工作做准备。

  谢训去那里做什么,是要见什么人,只有去了才知道。如今他摆脱了警察的身份,反而更有利于自主行动。

  兴许受了上次事情的影响,这回店里人很少,一反平日的熙来攘往,只有零星的几桌坐了人。上次那个小姐也不在,一个年轻的服务生小哥招待了他。杨修贤有点突兀地开口:“麻烦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小哥眉毛挑了挑,有点迷惑,但还是一弯腰:“这边请。”

  “老板”正在擦拭一只金属的三段式shaker。“老板,有位客人要见你。”“哦?”灯光下,男人转过身来,看到杨修贤,旋即换上一副温文尔雅的笑,“请坐。”

  他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从身侧拿过一个玻璃高脚杯,舀起一块方形长条冰块放入杯中飞速搅动,不出半分钟,杯壁就结了霜。他将杯子在桌上猛地叩击了一下,冰块飞了出去,落在水槽里,接着打开一瓶贴着英文标签的酒沿杯口倾注进去,再次用长勺搅和搅和,在手背上一点,尝了尝味道,最后在杯中插入一颗青绿色橄榄果,清澈透明的酒逐渐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多谢。”杨修贤抿了一小口。入口微甜过后是冲上脑门的辛辣,呛人后却清冽无比,回味中带着一股独特的植物香气,不明快,倒像是森林中的晨雾。

  杨修贤忍不住仔细端详起这个男人。他三十约莫年纪,却有着刀削斧凿的好皮囊,身形线条利落干净,鼻梁长而直,眉骨笔挺,乍看冷峻严厉,眼睛却温柔深邃,眼尾渐渐收下去,让人想溺毙其中。一绺头发无意的荡在旁边,勾人而不自知。

  他心说,这要是个女的,换作以前他今晚无论如何也要睡到手,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自己天天和一帮臭老爷们在一起呆惯了,竟是从未见过真的好看的男人。

  他按下自己被酒精挑起的兴趣,坐直了,向对方伸出手:“你好,前云殊市公安总局刑侦一科,杨修贤。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井,井然,是这家店的老板。”男人握住他的手。两人各怀鬼胎地用目光试探对方,以至于手半天没有松开。杨修贤先欲抽手抽不动,井然才恍过神来,低眉道:“抱歉,唐突了。”

  “我没什么印象,我只调酒,接单的事都是他们做。”井然指了指门口的服务生。

  “就是这样吗?”难道那样一个人来这里什么也不干,或者仅仅是为了喝酒?这换谁也不信啊!

  “噗嗤——”井然笑出了声。“照杨警官这么说,是在怀疑我的店是什么杀人犯的据点、老巢?”他的眼神肆无忌惮而充满薄凉,“你们警察办案,不是讲究实证吗?”

  “……”他现在不是警察了。况且从一开始他也只是觉得蹊跷,本就是没有实证的怀疑,怪不得人家。他丢了官,也没那个能耐传唤井然来警局审讯室一坐。

  他吃了灰,狼狈至极,即便心里仍是忐忑而充满疑虑,嘴上是不敢再问什么了奈何。这个美人老板实在是每句话都戳在点上,不断投来人畜无害、斯文的笑容,实际上是温柔刀,刀刀割人性命!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