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网心水论坛

然酒贤茶(1)(杨修贤X井然 风流俏直男X毒舌冷美人五感通感&技


更新时间:2022-06-19  


  杨修贤走到“Musae 1874 Club”露天停车场的时候都快晚上11点了。准确来说,他不算走出来的,毕竟灌了5瓶青岛外加4杯不掺水的伏特加和不知道加了什么的鸡尾酒,都是为了让人失身准备的,能囫囵地扶墙摸到停车场算不错的了。

  今晚这波深海啤酒炸弹有点猛,除了自愿参加的几个眼熟的漂亮辣[十]妹,真心话大冒险更是把酒保王子龙不知道从哪里拉来的一票绝对能嫩得掐出水来的妹子灌得七荤八素的。Club边儿上的饕餮们斜着眼鹯视狼顾地关注了他们好一会儿,等着他们这边男少女多的圈子散场,好围上来捡尸,成全一段昏醒笑泪交[十]缠的情[十]欲孽缘。

  这么多姑娘围上来,主要还是杨修贤造的孽,换句话说,为了近距离接触这远近闻名的非常有艺术家气质、难得还不是披头散发玩摇滚,只是埋头苦干安安静静画画的大帅哥,姑娘们也算是很拼了。

  杨修贤自视只能算个浪子,风流不下流,身体上的交流,他比较重视你情我愿,姑娘们都喝醉了,而且一个两个的看着都不知道成年了没有,这让他很难下手。

  他一边照顾在场兄弟们的情绪陪着玩了一圈夜场幼稚游戏一边悄悄给姑娘们打好了叫车电话。他实在很想指天发誓,这么做不是因为他杨修贤突然转性想当个好人,而只想积点阴德,等自己老家的亲小妹长到这么大的时候,也能有个有良心的兄弟也能护着点儿。

  眼瞅着就要摸到自己那辆停在停车场路灯下的KTM 1290 Superduke GT了,杨修贤觉得突发地心慌气短气喘吁吁,实在觉得该歇歇了就坐在Club后门的台阶上,自嘲了一下老杨这把宝刀已经老到掉了渣,这么点量就被撂倒了。想当年混在学校的时候什么时候不是和同寝室的东北兄弟们几箱几箱牛二地灌,也不见地像现在这样头昏眼花的。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这阵子熟悉的偏头疼又加重了,杨修贤点了支焦油10毫克的烟,打算给自己醒醒酒和止止疼。

  说起来,这种身体上的不对劲好像最近越来越严重了,杨修贤摸摸自己发烫的额头心想,可能是不知道倒了哪种八辈子的霉,自从遇到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兄弟,他就被缠得阳气大减。那兄弟凶是不凶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哪时哪刻就突然冒出来,让他已经乱七八糟的生活更加七零八落,还被发小以为他得了肌肉痉挛症。

  因为上次那位大兄弟居然在杨修贤在健身房的时候出现,要不是有肌友和发小在一边,杨修贤大概就直接把推胸的杠铃直接砸脖子上了——这么想来,谁说那兄弟不凶的,这也是要人命的节奏啊,尽管对方好像不是故意的。

  “小哥哥,你的飞机今天还有座儿吗?”杨修贤愣神的时候,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一股暖风不出意外地吹进了他的耳朵里。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动作,熟悉的黑鸦片女香夹着尚未淡去的烈酒味,这是有一晚碰到过的辣妹,好像叫Vanny。不过杨修贤印象里那晚他们没有飞,因为之后Vanny的男朋友带人进来把她拉走了,还上演了一场小男友又哭又闹的戏份。

  “Vanny,座儿是还有的。不过我这是私人飞机,坠机一次就要修复很久的”杨修贤刚转过头,姑娘就把他含在嘴里的的烟抽掉了,换上了自己绵柔细软的红唇,猛烈地榨取他嘴里的淡淡的烟草味和酒味,“小哥哥,我现在单身,至少今晚我可以自由乘机。”

  杨修贤揽住了Vanny加深了这个吻,幽香柔软,好吃的小舌灵巧又魅惑,果然漂亮姑娘们就是美好的。

  眼瞅着就要吻出事来当场就办的时候,杨修贤最后一点理性告诉他,出自于对姑娘们的尊重,露天这种事情还是少一点为妙。卫生间的话,之前他去洗脸的时候就发现里面每个隔间都有人,也不太适合。于是他推开了Vanny一些,轻轻说道“去我住的地儿,我们有一整晚可以环球旅行,你想飞去哪儿我就带你飞哪儿。会非常好玩儿的。”然后向Vanny指了指停在50多米地方的GT。

  Vanny是识货的,看到是GT,她似乎非常满意,马力充足的动力猛兽,和传说中的杨修贤一样,低调狂野兽性难驯,“你来追我,追上了你就是我的机长。”

  杨修贤宠溺地笑着放开了Vanny,辣妹就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唇印后向他的GT奔跑而去。美丽修长的背影裹在紧身包裙里,美人特有的娇憨在月光和初冬的暮色里显得特别可爱,起先下五级台阶的时候因为太慌乱,一只银色的12公分高跟鞋还落在了石阶上。

  Vanny也不忙着捡,她脱下了另一只12公分的高跟鞋拿在托在手上,边往前跑边回头朝杨修贤得意地笑着,意思大概是杨修贤今晚非常有可能载着空客机飞行了。

  杨修贤摇摇头,抹掉了脸上的唇印,弯腰低头捡起了高跟鞋,迈开长腿快步去追今晚火辣伙伴,果然姑娘们都爱童话的浪漫,这光景了还记得玩一次“灰姑娘的水晶鞋”的追逐游戏。

  这家Club在音乐学院附近,GT开足马力的线分钟就能到达他在八万人体育馆附近的家了,这种时间段他身[十]下的兄弟——他胯[十]下的,不是他身上时不时出现的兄弟,应该能忍一忍吧。

  天上的弯月和满天星斗、微微飘过的几片薄云以及暮色中的美人都在告诉杨修贤,现在是上海的夜晚,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站在了白天的十字路口上。

  不对,不是他的上海夜晚消失了,而是他的视界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景象,上海的夜晚还在,存在在他近距离的焦距里,但远一点的焦距里出现了白天的陌生城市的景观,看着还不像是在国内的,像一座海市蜃楼一样浮现在他的眼睛里。

  现在那个远焦距的白天景观正像横扫千军的海啸一般由远及近不断侵占着他浪漫的上海夜晚,逼着他不得不正视那个站在白天里的自己。

  他听到了十字路口车辆奔驰而过的声音,车后卷起的灰尘飘到他鼻子里显得有点呛,身边卖花女孩抓着他的衣角的拉扯感非常真实,以及视野里清晰起来的文艺复兴与巴洛克风貌的建筑,还有几声他勉强能听懂的外语……

  最诡异的是,他辨别出来的那几句意大利语突然就变成了母语,效果就像是他的脑子下载好了一个外语语言包,解压缩直接就能用了。这种人类梦想,居然就这么轻易地实现了的杨修贤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因为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黑T恤破洞牛仔裤和厚底牛皮战斗靴不见了,现在是非常优雅的剪裁非常得体的白色衬衫灰色休闲西装精致的定制皮鞋和打死他都不会戴的骚气的LV领带。

  那位兄弟又来了,这回不止是上他的身,而且把他拉到了那兄弟的地方,居然还给了他所有清晰的感官……

  杨修贤的呐喊没有用,他的挣扎没有变成那位兄弟的挣扎,他看着自己在红灯的时候迈开了长腿朝前走去。

  他的身体没有一丝犹豫,在看到一辆飞驰而来的大货车的时候似乎是开始奔跑了起来,迎接新生一般加快朝那辆车子飞奔而去。

  当大货车近在咫尺的时候,杨修贤一边没有恐惧、没有遗憾、没有失落,只有放开一切的解脱感;而另一边他想往旁边闪开,惊恐感如同排山倒海,壮志未酬的心绪铺天盖地,人世间留恋的所有场景都在脑海里呈现了一遍,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地朝车辆迎了上去。

  之后杨修贤世界里的异国白天消失了,他又回到了初冬的上海夜晚,站在淮海路附近的酒吧停车场里。

  “小哥哥,你怎么了?”发现了杨修贤的异样,Vanny连忙跑回来前来扶住他,“是醉了吗?还是有什么不舒服?”

  “因为我更像一个丑陋的怪物,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做一个怪物①。”杨修贤朝Vanny说,“瞬间不足以成为生命的喜悦,我只相信死亡那一瞬间的纯粹。②”

  Vanny朝杨修贤额头上摸了摸,并没有发烧到会傻的地步,“你到底怎么了?需要上医院吗?”

  “Vanny,你不是在意大利生活过吗?这两句话用意大利语怎么说?”杨修贤清醒地看着着急的姑娘问道。

  美人惊愕了几秒钟,然后沉思了一下,用几秒钟之前在杨修贤脑海里还刻骨铭心、此刻却一个单词都听不懂了的、含着颤舌音的有音乐感的优美语言说了出来。

  这是他死前的记忆吧,杨修贤坐在室外气温只有12度的地上久久无法站起来,“这次他死成了吗?他会有痛苦吗?他终于可以开心了吧?”可惜没有人可以回答杨修贤这些问题了。

  杨修贤小时候算半个留守儿童,父母都是旅美画家,但实际上就是把他寄放在了爷爷奶奶家里,完全放弃了参与他的成长。

  有时候他模糊地能感到前一秒明明还在家里,后一秒就觉得好像去了某个音乐室,用自己绝对不可能会弹的钢琴弹奏出了一支支优美的曲子,虽然他听不清,但从纯熟的指法来判断应该弹得很好。

  有时候,他上一秒明明在和同学踢足球,下一秒却好像被谁推到了阳台上,看着陌生的海景开始拉小提琴。

  最唬人的是,他明明就在过10岁生日,在吹灭生日蜡烛的时候,连着他的礼物爷爷奶奶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整岁寿星蛋糕。切蛋糕的塑料刀变成了水果刀,他看着自己的右手举起了那把刀子朝自己的左手划去,一刀两刀……但他没有闻到血腥味,因为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急症室里了。

  一开始杨修贤是害怕的,毕竟他这个年纪肯定都看过恐怖片《鬼娃娃》之类的电影,他自己都觉得是不是被什么小鬼盯上了,晚上根本不敢一个人睡觉,就怕一睁开眼睛就是什么黑洞洞的大眼睛朝他笑之类的场景。

  他的祖父母都是高知,带杨修贤做过脑CT后发现大脑生理功能正常,于是他们就觉得杨修贤这样的情况估计是儿童的孤独心理造成的。他们没有找来跳大神的神婆给他驱鬼,而是带着杨修贤去了多家儿童心理机构去问诊,每个医生都给他瞧了半天,做了无数多的心理测试,最后的评判结果是:积极乐观,非常正常。

  到最后,杨修贤实在不舍得爷爷奶奶为他操心,就极少再提到这件事了。而且经过那次割手腕事件后,那位兄弟消停了很多,小他一轮的妹妹被放到他身边后,他更是不怎么有视界里两个世界出现甚至自己原本的世界被占据的体验了。

  那个杨修贤无法解释的他身上的兄弟似乎也在跟着他一起长大,有时候是几个月一次,有时候是一两年才有一次,他们就会视界叠加。

  知道那个兄弟也长大了的原因是,杨修贤有时候低头看自己,不断拔高长个的身体不是装在中学的运动校服里的,而是套上了一件中国公立高中绝对不会有的英式私立高中的校服。然后他看着穿着校服的身体去了壮观辉宏的图书馆里开始做高数习题。那时候他高一,高等数学离他还很遥远,他完全不知道这兄弟的癖好竟然如此高深。而论在外国读书却做中国高数题的原因,大概是对方也觉得中国的数学教育世界第一吧。

  杨修贤有时候想,如果高考或者平时大考的时候那兄弟能来替他就好了,学霸的英语和数学妥妥让他上一本。

  杨修贤不算学霸也不算学渣,他还算聪明,可是知道自己的志向不在普通的象牙塔里。高考后上大学,按部就班地毕业就职,拿着一份饿不死活不好的死工资,他不喜欢那种规整到没有可能的生活。所以那位兄弟没在他需要的考试场合出现,他也没有很怪他,杨修贤凭借自己的努力去了北京一所还可以的美院,毕业后来到离家更远的上海当起了海飘。

  算算那位兄弟从他8岁那年出现到现在他28岁,也绝对算得上是他杨修贤的青梅竹马了。不对,是竹马竹马,比发小还发小。毕竟没有哪个发小是可以上他身或者他可以上他们身的。

  而“上身”这种说法说得好像对方是鬼似的,但杨修贤知道,至少在这晚的异国白天之前,那位应该是活着的。

  他在模糊的感觉里能体会到对方的喜怒哀乐,虽然特别模糊,但那是血肉之躯才有的感觉,绝对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地府或者天堂的景象。

  “上身”是一个很玄幻但很贴切的词汇,杨修贤真的是有时候在对方的身体里,对方有时候跑到了杨修贤身体里。

  杨修贤和那位兄弟之间从来没有交流过,他给杨修贤的感觉很模糊,但杨修贤却能感知到对方经常郁郁寡欢。

  杨修贤曾经试着和他说话,想从多次的体验里告诉他,生活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不要拘泥在不开心里,试着走出来……总之就是在劝解对方。但他努力了很多次,这种联系并没有建立上。

  这位兄弟对杨修贤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既像是自己,又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套句最熟悉的话来说,“最熟悉的陌生人。”

  过去那位兄弟总是模模糊糊来到他的世界里,或者把杨修贤模模糊糊带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他给杨修贤的只有视觉和一点点听觉而没有其感觉。

  而这晚意大利的白天给杨修贤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因为这次有如此清晰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如果对方吃了什么的话杨修贤不怀疑他也能感受到。

  甚至,他们在最后一刻还产生了思想的混合,那个想死与不想死的拉锯,就是对方和杨修贤两个大脑在对抗。

  杨修贤没有想到自从十多年前那晚举起水果刀后,十多年过去了那位兄弟还是没放下执念,而还是跑向了卡车。

  连杨修贤都不知道,虽然他不清楚对方是谁,但那位的安危他早已经记挂在了心上。

  第二天早上杨修贤一夜未眠之后起了个大早准备去烦一烦他前前前女友的前男友、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他好朋友的意大利兄弟阿方索。他打算研究一下昨晚经历的那个景象到底在哪里,以及看看能不能查到意大利某个地方是不是发生了卡车撞人事故。

  杨修贤清楚,完全不会有结果的,仅仅凭借他看到的马路边一家冰淇淋店和远处一家阿斯顿马丁的4S店,阿方索估计不会嘲笑死他也会讹他四幅画当报酬的。

  上海的气温突然降到了5度,天空中飘起了绵绵细雨,再加上阴暗的天空和来自黄浦江的风,给人的体感温度大概只有1度。

  杨修贤带着沉重的心思撑着长柄黑伞,在阴雨天里走了1公里到了内环立交桥下。

  这是一个大路口,红绿灯的时间很长,对面就是地铁一号线号口,他只要穿到对面再穿过漕溪北路到华亭宾馆后面的小区里找阿方索就行了。

  这时候才早上6点多,上班赶地铁还没到高峰期,和杨修贤一起等红绿灯的人不多。“哪能嘎朗饿拉”身旁小绵羊上的爷叔嘟囔着,杨修贤才想起了裹紧外面的皮夹克。

  红灯已经开始倒计时8秒了,小红人在宽阔的大马路对面闪啊闪的,站在杨修贤身边的人们开始挪步准备过马路了。

  “好冷啊~”一声像叹气一样的软糯淡泊的年轻成年男子的声音传进了杨修贤的耳朵里。

  杨修贤打了个寒颤,往周围看去,不包括他在内是3女2男。俩男的一个在看手机,看校服应该是初中生,另一个就是铆足了马力打算冲出去的爷叔,也就是周围没有这个声音的来源。

  杨修贤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因为这个声音不是他听到的,是在他脑子里响起来的。

  标题来自“浪酒闲茶”(含义请点击这个词汇),悄悄被我换成了“然酒贤茶”。看这个词的意思,我觉得这篇文又得全篇外链了,ORZ~~。

  1.杨修贤和井然的形象也许会OOC,也会加上我一堆的私设,请谅解。因为不想惹事,所以井然正剧里的其他角色,除了他妈妈外,其余的我会用原创的角色。

  杨修贤的性格,相信大家都看过8分钟的CUT,大概对他有印象,但可以说的部分太少了,需要不少私设。

  关于井然的部分:正剧没出来,上说“井然性格冷淡,设计作品也总是力求完整合理,忽略了生活的气息。”而且坊间流传说他在剧里自闭冷漠抑郁症厌食症……虽然这些我也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先这么用着?反正他们有的超感者总会表现出一些不一样的特质。

  2.文章的设定借用了美剧《超感八人组》的通感的设定,所以算是科幻文?但我估计只有幻没有科……

  3.本来借用了我最爱的《超感八人组》的AU,应该有8个人才对,8个人的话本来应该是澜X巍加上特调处的可爱组员才对,但是……通感意味着很多感觉共通,除了CP里的两人,还有很多感觉不太适合让别人也感知到(那样电灯泡就太多了),所以就没有写澜巍。而把zyl48和by48里各取4个人凑成我的“超感8人”,我怕全写出来就CP大乱炖了,到时候哪一对都写不好,所以就只让标题里的两人明着通感,至于他们还会通感到谁身上,暂时保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