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网心水论坛

宇龙衍生][杨修贤韩沉x井然]电光幻影(19)


更新时间:2022-06-02  


  正在伏案工作的人抬起头来,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前台的小姑娘提着饭盒,正站在井然办公室门口的磨砂玻璃门边。

  井然揉了揉自己肩颈,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唇,终于对来人微笑了一下:“拿进来吧。”

  身穿白衬衫的男人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绕到桌前,接过了那个熟悉的沉甸甸的饭盒。

  那次分别以后,杨修贤仍然每天往设计所里送各种各样的吃食,开始那些小姑娘小伙子们还是照常起哄,杨修贤一片好意,井然也不好说什么。几乎每次礼貌回绝都被人当做了耳旁风。最后他也不得不吩咐下去,让前台的小姑娘别再收他的东西。

  也不过消停了几天,杨修贤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弄得设计所里的姑娘们轮流心甘情愿为他跑起腿里。每日仍然是饭盒送自己的办公室来,每次都有千万种理由。

  “井老师,您看您总是不吃东西,最近您管的项目又多,多少吃一点吧。”小姑娘长得漂亮,笑容又甜美,乖乖巧巧让人无法回绝。

  这一遭以后,大设计师却没法把注意力再集中在眼前的图纸上。井然偏头去望那个饭盒,灰色的布料里,洁白的盒盖上画着精美的图案,他几乎一瞬间就认得出那是杨修贤的笔触。井然不想把一切弄得这么糟糕,可他于感情上的问题本来就总是不能处置妥当,如今更是陷入了长足的焦灼中。

  他想到杨修贤的笑容,永远那副模样,似乎世间的一切与他无关,可又那么息息相关——他的机车,他小小的拥挤的房子,他的一幅又一幅漂亮的作品,他握着画笔有力又轻巧的手。

  他的手指接触到盒盖,刚开了一个扣,就能闻到里面香甜的气息弥漫出来,竟然在如此的环境下勾起了他的一丝食欲。井然的手挪移了一下,另一只手扶着饭盒借力,正准备用力的瞬间,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井然望着来电显示上一个同城的陌生号码,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松了手,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

  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出门,井然的手指发麻,在口袋里摸了好几次,才终于把车钥匙捏在了手里。

  这个时间,写字楼的地下车库几乎没有人,只能听见灰色水泥壁里隐隐约约的机器轰鸣或是流水声。井然快步地走过排列整齐的一列列车辆,走到自己那辆面前。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任务重伤”“手术后昏迷不醒”“喊你的名字”“有可能醒不过来”这几个零碎的字段在他的脑子里反复地滚动着,他好几次才找准车钥匙上正确的按钮在哪里。

  杨修贤喊他第一次的时候,井然像是没听到似的,他有些慌乱地打开驾驶座的车门钻进去,却像个刚入驾校的新人,对眼前的方向盘和不知所措。

  正要关门时才发现门前占了一个人,杨修贤把手撑在车门上面,俯身皱眉看着他。

  “我现在有急事……不好意思。”井然抿了抿嘴唇,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他以为你这样就能掩盖他的慌乱,却不知道一切都是那么明显,他从指尖到嘴唇都在一直打着抖。

  “你这样不能开车。”杨修贤伸手去拉他的手臂,被井然一把甩开。男人那么瘦,因为生病总让人有一种弱不禁风的错觉。可这一下的力气很大,向来温柔软和的人像是急了眼,用力地把杨修贤往外推。

  对方和自己说话时的音调总是很低,音量也不高,尤其爱用气音,井然很少见到杨修贤这样。他总是一副浪子的模样,对谁都不吝啬地散发着魅力,对他也根本不可能有用吼的时候。

  趁着他这一会儿愣神的工夫,杨修贤直接把人从驾驶里拉了出来,搂进怀里拍了拍他的脊背。

  井然挣扎着把杨修贤推开,垂着眼睛,声音都有些抖:“你不会感兴趣的……韩沉,韩沉他出事了。”

  杨修贤捏着他的肩膀,皱着眉望着他的眼睛,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哪个医院,我送你去。”

  医院安排的是单人病房,还算宽敞。井然踏进去的时候床边坐着两个人。他一进门,那个高个儿的男孩就已经站了起来。

  “井然!你总算来了!”周小篆显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杨修贤,直接过来拍了拍井然的肩膀,看到对方明显通红的眼眶,赶紧又安慰道,“没事,没事,没那么严重你先别担心。”

  井然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床上躺着的人。韩沉似乎又瘦了,也可能是他的错觉,脸颊凹了进去,更显得他棱角分明。可他的脸色那么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绷带缠着裸露的皮肤。

  “老大最近情绪一直都不好。”周小篆撇了撇嘴,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韩沉,“本来这个案子不归我们的,但老大和上面申请了,非要亲自上那艘游轮。我们也不知道老大在游轮上怎么了,但后来船爆炸了,老大身上全是伤,枪伤刀伤都有,送到医院里的时候一直喊你的名字……”

  井然没说话,可无声的眼泪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下巴,然后弧线漂亮的下颌砸在地板上。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一双手扶了扶他的手臂。

  “手术是挺成功的,可是术后一直醒不过来……”周小篆皱着眉头,“老大平时受伤也不少,经常进医院的,也不让我们通知他的家人。可这次实在是伤得太重了……”

  “周小篆你能不能说重点。”另一个站在他身后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走上前,皱着眉头望着井然,“不好意思,井先生。韩神的手术很成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因为医生说重要亲属或许可以帮上忙唤醒他,毕竟韩神之前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我知道这样虽然冒犯,但是希望您可以帮帮韩神。他……他满身是血被送过来的时候,只喊了你一个人。”

  “真的不好意思打扰你!可是老大真的很在乎你,他手机联系人第一个就是你……”

  井然伸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咬住的嘴唇被松开,却没能再恢复之前的血色。他只是站着,却像是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好一会儿,他的呼吸终于略略放缓了一些,用他惯常温柔而沉稳的声音说道:“谢谢你们通知我。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井然默默地坐到韩沉的身边,直直地盯着床上的人,他的视线顺着熟悉地面容一遍遍地描摹,似乎这样就可以把人画入心里,就能让他从沉睡里苏醒,睁开他的眼睛,用他深情而温柔的视线包裹着他,如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周警官,还有这位……?”井然把有些狼狈地垂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站起来,礼貌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么称呼。韩沉有我照顾就好,你们还是尽快回警队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很忙吧。”

  “那麻烦井先生了。幕后元凶还在抓捕中,我和小篆确实得回警队。不过你放心,这里很安全,医生也都很负责。我们有空时再过来。”

  刚刚有些热闹的病房又冷清了下来。井然就那么僵直的坐在原地,他觉得自己的手脚都彻底麻木了,几乎没有知觉。韩沉就躺在那里,呼吸声几乎微不可闻,他伸手去想碰一碰他的面颊,却又像怕碰坏了什么珍贵的艺术品,颤抖着收了回来。

  杨修贤俯身,从身后抱住他,用手包裹住他冰凉的手掌。井然挣扎了一下,站起身挪开,皱着眉头,却不看对方的眼睛,只是低声道:“谢谢你,我陪着他就够了。”

  井然抿了抿嘴唇,仍然坐回到床边的座位上,他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韩沉冰凉的指尖,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抓住了韩沉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边。他微笑起来,侧过头近乎虔诚地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手背。

  “对不起。”井然没回头,声音低得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他肯定不想你陪着我。”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