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讯网心水论坛

【罗浮生all】妻妾成群(乱写短打)


更新时间:2022-06-01  


  🦐🐢请走,我是普通人,我讨厌肖战。786022422或247073279 🐧群找文,验证问题答案是“同意”)半退网状态,旧坑回填蓄力中。重申立场:《山河令》所有衍生永不更新,对退圈艺人无感,但艺人影响剧作被迫弃文,已发布作品删tag仅个人主页留存,无文包。

  新来的四太太弱柳扶风,怯生生站在门口,瞧着杨修贤穿着酒红色真丝睡袍,捏着香烟从楼上下来。

  他脚上是一双藤编的棉布拖鞋,瑞福祥老师傅的手艺,鞋底细软,走在木地板上沙沙的,一路吞云吐雾的这么过来,越逼近就越叫牧歌喘不过气。

  杨修贤走到牧歌身边,靠着那根乌溜溜的柱子,媚眼如丝打量着他——中规中矩的脸型,不减分也不出挑,眼睛清澈,就是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人。鼻梁上的眼镜添了几分书卷气,反倒越发显得年纪小了,抛不出学校去。偏是那一张樱桃小嘴生的好看,颜色鲜亮,形状饱满,微微蹙起的时候连带着眉眼也含了无辜,再加上身量纤纤,腰肢细软,当真是我见犹怜,难怪把罗浮生迷得这样久也不见着家。

  青白的烟里夹着辛辣,袅袅地升腾起来,把杨修贤的面容隐在了后头,只有唇角那一点美人痣妩媚依旧,虽然浅浅的,却恰到好处地勾人。

  牧歌见过美人,却没见过这样媚的,浑身上下都缭绕着妖娆,目光勾人,眼角含情,叫人想看又不敢看,像是《聊斋》里的书生遇见了幻化的狐,多看一眼就要被精怪勾了魂去。

  他这样风情万种,难怪这些年罗浮生身边有多少莺莺燕燕,也是流水般地眼前过,上的了床榻也登不得厅堂,任凭娶了几房姨太太,也无人可以撼动眼前这一位的位置。

  旧人打量着新人,新人也暗自思忖着旧人。这一番相看下来,大太太手里的烟也就燃到了尽头,只剩下一寸焦黄的海绵,被硬生生揉断在指尖。

  一声朗笑打破了屋里的寂静,平底惊雷般,连带着屋角垂手而立的使女也吓得一缩脖子。

  杨修贤又靠牧歌近了些,一步一步踩在这位四太太的心上,叫他愈发不安了起来。

  下人们依旧低着头,却又都忍不住偷偷抬起眼来,想瞧瞧大太太要如何给先生的新欢来个下马威。

  人若是有了幸灾乐祸的念头,那心肠便是最毒辣的,想着盼着,若是那只刚刚揉碎了烟头的手,能带着烧伤在另一位白嫩的面皮上狠狠贴一下,那才叫好看,就是等先生回来,也且有的闹呢。

  可杨修贤像是看透了这些乖顺皮囊下的心肠,偏不如他们所愿,直直走过了牧歌身前,站在了罗浮生的酒柜下面,指尖划过玻璃,精挑细选了好一阵,却掠过了那些高高矮矮、包装漂亮又颜色鲜亮的洋酒,在角落里拎了一小坛女儿红出来,倒在了高脚杯里,不伦不类地喝了下去,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屋子里的烟味早已散去,这会倒是溢着淡淡的酒香。都说女儿红是女儿出生之时埋下、出嫁之时启出的,可这陈年旧酒怕是早已封了几十年,也不知是人误了酒,还是酒误了人。

  杨修贤提着酒坛子,依旧是那样不紧不慢的步子,懒散又轻佻,留了个后脑勺给众人,扶着雕花的乌木栏杆走上楼去,临了又回过头看了一眼:“且住下吧,亏不了你的。”

  牧歌一颗心原本高高地揪起,现下只为这话,又噗通一声落进了深潭,再也不见了踪影,无迹可寻,更无处打捞。

Power by DedeCms